糯米桂花

存点微小的作品。
微博id:什锦春卷

【维勇】一家四口的日常 上 (ABO)

两人携孩子们在圣彼得堡定居中

ABO设定有

OOC/私设如山

时间线大约是原作12话后四五年


下半部分走:

大概可以和《一个人独居是种怎样的感受》配合阅读

 

----------------------------

 

下班回家的场合

 

训了一天小鬼们的精英教练维克托,在快到家门口时换上了温柔甜腻的微笑,好像刚刚在训练场上大杀四方的样子只是俄罗斯未来冰上传奇们的幻觉。

“宝贝们,爹地回来啦~”

“爹地!是爹地回来啦~”

“哦……”

女儿已经很会走路了,听到爹地的声音就咚咚咚的跑到门口,熟练地抱住爹地的大腿顺势往上爬,完全不记得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花生米的体重了。

维克托被突如其来的重量一扑,勉强站稳,又一次维护住了一家之主(?)的尊严。熟练地抱起女儿,亲了亲小脸颊,“宝贝今天过得怎么样?”

“开心~今天爸爸帮我扎了超可爱的小辫子~爹地你看,是不是很可爱~”女儿晃了晃小脑袋,上面用粉色的橡皮筋扎了一对小小的马尾辫,也随着小主人的晃动一跳一跳的。

维克托看着心都软了,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可爱,你有没有谢谢爸爸啊?”

“有!爸爸很辛苦的!安娜以后自己学会扎辫子了,也要帮爸爸扎头发!”女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表情却像大人似的一脸认真,看着让人忍俊不禁。

维克托鼓励般的给了女儿一个击掌,“那约好了哦,安娜长大了就要帮爸爸扎头发!不过现在安娜还不会,所以以后爸爸帮你扎好头发以后,你都要亲亲他,好吗?”

小安娜很严肃的点了点头,最后下结论道:“嗯!我最喜欢爸爸了!”

 

坐在旁边看着他们互动的儿子抽了抽鼻子,没理会他们父女俩的亲热,淡定地推着学步车往厨房走去。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男,32岁,Alpha,前世界花滑冠军,传奇般的五连霸,三年前拿到了职业生涯最后一个大奖赛冠军后宣布退役,目前担任俄罗斯花样滑冰队教练。

当然,也只有新闻报道会这么写了,他本人的SNS账号简介早就改成“一个拥有美丽家庭的傻男人”了。

 

小男孩其实也很会走路了,就是有点懒。他推着学步车慢慢地挪进厨房,抬头拉了拉正在忙碌的男人的衣角道:“爸爸,爹地,回来了。”

“诶呀,你怎么进来了。”男人闻声连忙放下手里正在处理的食材,把小男孩从学步车上抱了起来,“一个人走了这么远啊,我们伊万真棒。”

说完男人在小男孩脸上亲了亲,空出的一只手拿起刚切好的西红柿,沾了点白砂糖送到男孩嘴边,“来,奖励一块小伊万最喜欢的西红柿。”

男孩乖巧的吃掉了,吃完还用小胖手抱住男人的脖子,也回了对方一个爱的亲亲。

 

“啊!!伊万犯规!!我也要勇利爸爸喂西红柿,我也要勇利爸爸亲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刚刚伊万一个人独享勇利爸爸喂吃的还亲亲的一幕正好被窝在维克托怀里的安娜看到了,小姑娘一下子就崩溃的嚎哭起来。

那边勇利手忙脚乱的去拿西红柿,却被抱着小孩进来的维克托阻止了。这时窝在勇利怀里的男孩慢慢的开口道:“你,假哭,不好。”

安娜瞬间收声,抽抽鼻子小声说道:“安娜也想要勇利爸爸亲亲。”

“你,每天,可以扎辫子,已经,多了。”小男孩话说的也没女孩利索,但还是努力一字一句的说着。

“诶呀,好啦好啦。”勇利无奈的凑过身,也亲了亲安娜,“安娜不喜欢生西红柿吧,爸爸买了草莓,等等洗给你吃好吗?”

“好~”得到爸爸亲亲的安娜满足了,按他们家独有的礼节亲了回去。

 

两个小孩是都安抚好了,可还有个人不满意。

维克托看着两个小孩坐在客厅的大软垫上玩的开心,马卡钦也凑在旁边,看着非常安全的样子,便放心的走回了厨房。

他从后面一把抱住正在洗菜的男人,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道,“我也要亲亲,勇利只亲安娜和伊万,都没亲我……”说架势比两个小不点可要委屈的多了。

被抱住的男人无法,只好侧过头蹭了下维克托的脸颊,算是亲过了。

维克托顿时觉得更委屈了,他整个人贴在对方身上,还用一只手捏着勇利脑后的小揪,这个小揪还是今天维克托出门前给勇利扎的。他瘪着嘴,委屈道:“呜呜呜……勇利都会敷衍我了。”

可勇利根本不为所动,道:“别假哭,安娜都学会你这套了。”

“那勇利就亲亲我啊,我要求不高的,在嘴角亲亲就好了。”说罢维克托还指指自己的嘴角,摆了个求亲亲的姿势。

 

勇利唰的关掉了水龙头,扭过头凑到对方耳边低声道:“等再晚一点,你说亲哪儿,我就亲哪儿,好么?”

伴随着一缕若有似无的信息素,维克托瞬间僵住了。

不过很快,上一秒还在撩他的人儿下一秒就把抹布塞进了他手里,“好了,别站着了,帮忙把餐桌收拾出来,要吃饭了。”

 

胜生勇利,前日本著名花样滑冰选手,男,28岁,Omega,24岁那年收获自己职业生涯第一枚大奖赛奖牌后突然退役,一度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后在札幌看比赛时被维克托找到,目前已和维克托结婚,暂时定居圣彼得堡中。

现在勇利偶尔也会去俄罗斯队的训练场做做指导,但主要任务还是看好自家的两个小宝贝。

 

“好啦吃饭啦!”勇利端出最后一道菜,宣布今天尼基福罗夫家的晚餐正式开始了。两个宝宝两岁多了,已经会自己使用餐具吃东西了。虽然吃得很慢,但礼仪却一点都不输给家里的两个大人。

“爸爸,吃肉。”安娜用干净的儿童餐具从面前的盘子里叉起一块肉,小心地放到勇利的碟子里。她的手有点短,勇利还要把自己的盘子往她那里放一点。

“好的,谢谢安娜。安娜要先自己吃好饭,再来喂爸爸好吗?”勇利摸摸女儿的头,婉拒了她的好意,并示意她先吃起来。如果他不拒绝,场面很可能就会变成两小一大拼命往他盘子塞吃的。他这两年又胖了不少,要不是每天坚持运动,加上带孩子也的确辛苦,不然早就胖回他几年前的样子了。

伊万还有点小不甘心,男孩子发育的比女孩晚一点,他现在反应都没有他妹妹敏捷,他刚刚也想给爸爸夹菜的,但是晚了一步,这让他有点失落。

这种失落一直延续到了晚餐后。

 

晚餐后是维克托爹地的讲故事时间,两个宝宝吃完听好故事就要准备睡觉了。这时候勇利就有空洗碗收拾房间,还能稍微放松下玩玩手机。白天一个人看两个孩子,勇利经常忙的连回短信的时间都没有。

虽然说小孩子是没有心境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可伊万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刚刚那点小不甘心还没彻底消失,在听维克托将故事的时候也显得兴趣缺缺,完全没有安娜那样捧场。

“伊万,怎么了?”和对待女儿不一样,维克托对儿子的要求要高得多。他要求儿子更独立,更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没有给小伊万像女儿那样的宠爱。

“我……想再和爸爸说说话……”

“想说什么呢?可以和爹地说么?爸爸现在在忙,他为了你们两个每一天都很辛苦,你如果相信爹地,可以把想说的话告诉我,等爸爸忙完了我就去和他说,可以么?”

维克托和勇利很少对两个孩子用太多的婴儿用语,而是把他们当平等的对象,用一般成人的语气和他们讲话,勇利说这样小孩子语言逻辑会建立的更快。

他们家的日常生活里要用俄语英语日语三门语言,也的确需要孩子们更快的学会怎么交流。

小伊万很聪明,那么长一段话也能很好的消化,他慎重思考后点点头,难得的凑到维克托耳边,要知道他平时和维克托不怎么对付,很少有那么亲近的样子。

“好的,我答应你,会转达给勇利的。”维克托伸出拳头,伊万立刻也把手握拳,慢慢地和维克托碰了碰。

维克托曾教过他那是男人立定誓言的意思,是非常严肃的动作,伊万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

他终于放心了,安静下来继续听维克托讲故事。

 

等维克托把两个小孩儿哄睡着,勇利已经睡得有点迷糊了。

看到维克托进来,勇利还想起身,维克托连忙摇摇头,示意对方快点睡。

等维克托洗完澡,勇利已经完全睡熟了。因为带孩子的原因,勇利有很长一段时间睡眠不好,那时候两个宝宝的婴儿床就放在他们床边,两个小家伙半夜只要有一点点动静勇利就会立刻被惊醒。那时维克托也放下了所有事在家里陪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勇利的妈妈都飞来了俄罗斯帮忙,但还是非常辛苦。

维克托和勇利都是第一次当父母,他们的孩子又来的突然,他们到现在有时还会手足无措,更别说两年前了。小孩子那么软,又那么捉摸不透,勇利那时候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担心,担心小孩生病,担心发育不好体重不够,担心他们半夜饿,又担心吃的太多会不会积食。

维克托看着焦虑的爱人,内心是有些愧疚的。他虽然也很爱自己的孩子,但和勇利比起来,他觉得自己还是差太多。

他很晚才了解到爱的意义,跟着勇利学了那么久,他也只学会把他为数不多的那些爱全给他身边的那个人,能留给孩子的,真的不算多。

 

看着爱人的睡脸,维克托凑过去亲了亲对方的嘴角,小声道:“勇利,你知道今天伊万和我说什么么?”

勇利已经睡熟了,对维克托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说,他现在可能不如安娜灵活,没能第一个给爸爸夹菜,很不甘心。所以他决定,以后等他长大了,不仅要给爸爸夹菜,还要帮爸爸做菜,让爸爸不那么辛苦。”

勇利无意识的动了动,维克托借势把人搂进了怀里,“你把他们教的很好,真的,我虽然还不懂怎么像你那样爱他们,但我会慢慢学的。等等我,好么?”

怀里的人感受到了身边的热源,下意识的蹭了蹭,维克托长舒了一口气,关了灯。

“晚安,宝贝。”

 

家庭教育时间

 

安娜和伊万稍微大一点了,就会思考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随后他们发现,即便是同样的问题,问家里的两个大人,也会获得不同的答案。

比如有一天伊万问他的勇利爸爸,他为什么叫伊万,安娜为什么要叫安娜,他的勇利爸爸很温柔的回答他说:“因为伊万在俄语里是‘上帝珍爱’的意思,安娜是‘仁慈’的意思,叫起来也很亲切很好听,不管是写成俄文还是日语都很可爱。爸爸和爹地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你们能成为被大家喜爱的,又有良好品格的孩子啊~”

伊万听完很感动,在勇利爸爸给了他一个亲吻之后就更感动了。

看来问爸爸一些以前的事情能得到亲吻,小伊万很开心,还慎重的把这个发现记在了心里。

 

后来有一次在维克托爹地讲故事的时候,伊万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得到的答案就非常令人失望了。

维克托那时笑着说:“诶呀,因为这名字写起来快叫着也省力,我们家一下就来了两个小孩,名字太长我记不住啊~”

小伊万一下就石化了,可他维克托爹地似乎没看出来,还补刀道:“而且满大街小孩都那么叫,我想叫这个名字可能也比较好养活,所以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爹地大概是捡来的。By 伊万·尼基福罗夫

 

大概是向爹地提问的经历对伊万造成了一定的心理阴影,他后来还是更喜欢粘着他勇利爸爸。

其实除了他,安娜也好,维克托爹地也好,都最喜欢勇利爸爸了。

不过伊万觉得他在勇利爸爸的心里,应该是最被喜欢的那个。证据有很多,比如陪他说话的时间最多,比如从来不对他生气,比如经常鼓励他等等。这种可是待遇他家的其他成员都没有的。

但勇利爸爸对安娜也很好,每天都帮她梳不一样的小辫子(伊万真的非常羡慕,这意味着可以和勇利爸爸单独多待几分钟),每次回家都会先问安娜今天做了什么,衣服也是安娜的更多。

但伊万还是觉得勇利爸爸更喜欢他,只是偶尔,非常偶尔的,会有点点羡慕而已。

小孩总希望自己是家人心里最重要的一个,伊万也是。

有一次在帮勇利洗菜的时候,伊万终于忍不住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爸爸,在家里……你最喜欢谁啊?”伊万低着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问道。但他的小耳朵早就竖了起来,绝对不会错过他勇利爸爸的每一句字。

“嗯……爸爸最喜欢你维克托爹地啊~”勇利没怎么犹豫的就给了伊万一个出乎他意料的答案,伊万一下就愣住了。

不是自己也不是安娜,而是那个老喜欢欺负他凶他的维克托?!

伊万有点不服气了。

“勇利爸爸,喜欢爹地的哪一点呢……”伊万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很平静,他知道勇利不喜欢闹脾气的小孩,只是他没注意到,他的小嘴早就不受控制的嘟了起来。从勇利的角度看,就像一只不开心的仓鼠。

勇利忍不住笑出了声,用手指戳了戳儿子气鼓鼓的脸颊。

他的儿子比别人家的小孩要沉稳得多,今天居然因为这么个小问题闹脾气,勇利觉得有点意外。

看着那张酷似维克托的小脸上露出一副生气又不想被自己发现的表情,勇利还是不可抑制的被萌到了,从小到大,对着和维克托越长越像的儿子,勇利真的是发不出一点脾气来。

 

他停下手里的事,蹲下身和儿子平视道:“因为你维克托爹地是俄罗斯的英雄,更是我的英雄啊。”

伊万想想平时不靠谱的爹地,总觉得他和英雄这个词完全不搭边。他下意识反问道:“英雄?”

“嗯,英雄。”勇利摸摸儿子的头道,“维克托他,曾经是世界冠军呢,还连续拿了五年,是不是很厉害?

伊万知道什么是世界冠军,他的尤里奥哥哥也是世界冠军,但尤里奥哥哥很辛苦,很忙,腿上都是伤,也没什么时间陪他玩。

原来爹地也是世界冠军,他点点头,对“勇利爸爸更喜欢维克托爹地”一事稍微释怀了一点。

勇利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他给了我一个梦想,后来又帮我实现了无数个梦想。如果没有遇见他,我就不会到俄罗斯,就更不会有伊万和安娜了。”

伊万愣愣的看着他的勇利爸爸,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爸爸,笑容里地幸福多的像要溢出来一样,眼睛也亮晶晶的,里面像是有星星。

他决定不那么讨厌维克托爹地了,他决定在成为能送给勇利爸爸星星的人之前,不再和维克托生气了。

 

要一起画画吗?

 

安娜过了婴儿期的好动以后,反而成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孩子。平时喜欢涂涂画画,或者做些小手工。

大概是运动的不够多,和伊万比,安娜有点肉肉的,从远处看就像个小团子。

 

现在安娜在画的是老师布置的作业,叫“我和我的家人”。

安娜非常喜欢这个题目,画的也很认真。

等勇利发现的时候,这孩子已经趴在那里画了很长时间了。

 

“安娜,起身动动吧,爸爸买了草莓,我们一起洗着吃好么?”勇利晃晃手里的袋子,示意安娜过来帮忙。

那边在玩小汽车的伊万倒是先跑了过来,放下车子跑进厨房,找出他的小矮凳站好,动作特别迅速,一看就是熟练工。

安娜则是应了一声,然后匆匆补了几笔,看看满意了,才拍拍手去帮她爸爸的忙。

 

维克托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家里的三个宝贝都挤在厨房,一边洗东西一边还在说悄悄话。

“我回来了!”他冲着厨房喊了声,除了勇利回了他句“欢迎回来”,两个小鬼“哦”了一声就算回答过了。

维克托失笑,看来还是自家爱人关注自己,两个小鬼就纯粹是有爸万事足了。

 

这时他注意到客厅的小桌椅上放着一幅画,那是安娜专用的学习套桌,颜色是安娜自己挑的蓝色。

安娜学了两三年画画,现在画的已经很有些样子了。

画纸上已经画了四个小人,戴眼镜的那个一看就是勇利,小姑娘画的最用心,眉眼都能看得出勇利的样子。

然后就是小姑娘自己,扎着双马尾笑的不见眼睛不见牙的,画的也很可爱。

剩下的两个小人头就画的有点敷衍了,伊万感觉就是随手涂了几下,勉强能认出是个人,而维克托自己……小姑娘还算有点良心,起码嘴巴画的很像。

当然他们家的大狗狗马卡钦也在,安娜可喜欢和马卡钦一起玩了。

剩下的房子啊背景啊好像还没来得及画,安娜随手用蜡笔留了几条彩线,大概是用来提醒自己等等回来再努力。

 

维克托看着画上一串的小人头,欣慰的笑道:“画的真不错”。

他在纸上那行写的还有点稚嫩的俄语上点了点,就放下自家闺女的大作也去厨房凑热闹了。

 

安娜在纸上写到:我的家里有两个爸爸,一个弟弟,还有马卡钦。他们都很爱我,我也爱他们,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家。

 

TBC

--------------

这次为了小滑冰O写的无料,就是想写一家四口!

再次感谢本次无料的STAFF们:

封面:T君

排版:抽抽

校对:Mizu&小Y


字有点多,一口气放出来,我怕又被【哔——】(瑟瑟发抖)

无料本还有剩余,后面还会有掉落的><

评论(29)
热度(567)

© 糯米桂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