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桂花

存点微小的作品。
微博id:什锦春卷

【维勇】住在隔壁的牙医先生 04 (ABO/牙医维X高中生勇)

牙科医生维克托(?)X高中生勇利(17)

其实并不是少女漫【捂脸】

OOC/私设大量出没

傻白甜文笔扑街

ABO设定瞎来的

维克托可能黑化注意

可能有尤里单箭头注意


前回:01 02  03


-------------------------

04


勇利都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发光。

天是透明到发亮的蓝色,大海是含着水光的蓝色,连对面冲着他跑过来的大型贵宾犬,棕色的卷毛似乎也闪闪发亮。

然后勇利就被被一只大狗扑倒在了家门口,差点人都没站稳。

“汪!”

“马卡钦!停!”

尤里同学,你喊得太晚了……已经倒在地上被贵宾犬舔了一脸口水的勇利内心无声呐喊道。

 

马卡钦似乎非常喜欢勇利,尾巴摇的欢快无比,一对不大的豆豆眼也闪着兴奋的光。勇利则迅速被大狗的毛绒感折服,坐在地上撸狗撸的眼睛都要眯起来了。

双休日早晨的尤里则明显没睡醒,大概是抵不住马卡钦的撒娇,才爬起来带它遛弯的。金发小少年的头发还有点乱,表情也有点呆滞。

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尤里突然开口道:“猪,你那个什么表格填了么?”

还沉浸在毛绒世界的勇利眯着眼睛回头反问:“……诶?什么表格?”

“就那个什么升学意向?不记得了,反正就是这么个表格。”尤里打了个哈欠,“班主任老头也给了我一张,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时勇利已经整个人埋进马卡钦的毛里了,“啊,那个啊,从高二开始大概一学期会有两次,就是说一下自己想读大学还是想工作这样,就是个学校一个参考啦~”

尤里点了点头,又打了个哈欠道:“那你呢?准备读书吗?”

“恩……应该吧,随便填的呢~”勇利已经开始神游天外了,“啊,尤里,你们家的狗狗真可爱啊~”

“恩,不过我比较喜欢猫……撸完了记得还我,我家那个不靠谱的老年人还要抱着它睡呢。”尤里朝马卡钦打了个手势,就转身离开了。

 

脑子还没转过来的勇利目送着两人越来越远的背影,半天才反应过来尤里家那个“不靠谱的老年人”指的是维克托,脸又刷的红了。

抱着维克托抱过的狗狗,是不是也算间接抱抱啊⁄(⁄⁄0⁄ω⁄0⁄⁄)⁄

 

升学表格的事情在勇利心里打了个小突,然后就飞快的被“下周和牙医先生去海边”这件事给盖过去了。

勇利翻出了自己的手账,在下周日的地方画了个红色的圈,然后又加深了几下,最后画了个很小的颜文字:(≧▽≦)/才满足的收手。

 

一周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紧。五天时间里勇利终于突破了心理障碍,和维克托的短信对谈有了从极简主义往巴洛克主义发展的苗头。

直到周五,勇利突然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

勇利的班主任总体上来说是一个慢性子的老好人,但唯一有一点非常看重,就是学生的个人规划。

就像现在,他拿着那张前两天收到的只填了一行字的志愿表,一脸愁闷道:“勇利啊,你怎么就又只写了自己的名字呢。”

勇利点点头,没说话。

“勇利同学不是挺喜欢英语的么,不考虑以这个方向继续读书吗?比如去东京的外国语大学或者更好一点的名校?”高木老师拿出了他珍藏着的各类学校介绍手册,翻到各学校历年的偏差值参考表格的那页,“你看啊,你偏差值大概是68左右,可以说非常优秀了,稍微做一些突击完全可以冲击像京都大学或者一桥大学这样的名校。这些学校都是具备国际视野的一流学府,在学好外语的同时还有可以去其他国家交换交流的机会,勇利感兴趣么?”

勇利露出了一个不可置否的表情,然后歪了歪头,还是没有说话。

高木老师叹了口气,把那一叠入学资料塞进了勇利手里,“我知道你可能对未来没有什么规划,不过老师觉得按勇利同学的水平,只要有一个目标,一定能有所成就的。回去再想想,下周把表格再填一下直接给我,好么?”

勇利收下了来自班主任的“厚爱”,鞠了个躬就离开了教职员办公室,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未来,这个词语在勇利心里就如同一团未知的迷雾一般。

从小到大,勇利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做好眼前的事情,安定的过好每一天。对于太遥远的人或事,说实话他没什么想法。

勇利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日本高中生了,不向西郡那样善于运动还极有号召力,也不如小优那样温柔而善解人意。除了身为Omega让他脑子比较好用一点以外,别的地方真的算得上是平平无奇。

就像他面对维克托时会不好意思一样,他总觉得自己实在太平凡了,和牙医先生那样英俊而耀眼的人之间,存在着几乎无法跨越的距离。

啊,又想到维克托了。勇利抱紧了自己手里的材料,快步的跑回教室。还有一天,他就能见到维克托了,就算只是去海边坐着发呆也可以,能见到他就足够了,真好。

 

周日的清晨是有点冷的,维克托约的是上午9点在家门口见,勇利早早地就起床吃完早饭,坐在家门口的小板凳上张望着。

维克托在离约定时间还有几分钟的时候出现了,还带着他家的大狗马卡钦。

马卡钦比维克托还热情一点,看到勇利毫不客气的就跑过来蹭裤腿,温柔的毛绒感隔着布料感觉特别好。

“早啊勇利~”维克托今天换了身运动服,整个人气质都柔和了不少,勇利觉得自己内心的迷弟小人又跳了出来,巴不得举着相机给牙医先生来个十几张街拍。

 

长谷津的早晨是安静的,路上只有几个出发晨钓的老年人,和一些夜班下班的年轻人。

路上的勇利有点沉默,他还是第一次和维克托一起走那么长的一段路,站的太近他不好意思,但离得太远又觉得尴尬。

维克托走了没几分钟突然停了下来,拿出钥匙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自行车。

“我听说海边挺远的,勇利不介意我骑自行车吧?”

“啊…啊当然不介意。”

就在勇利以为自己要一个人慢慢跑去海边的时候,维克托拍了拍他自行车的后座,“我自行车骑得还不错,勇利愿意我载你过去么?”

 

任凭勇利脑内的脑洞有多翻滚,也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坐在牙医先生的自行车后座被他载去海边。马卡钦发现没人管自己了,早就欢快的跑出好远一段距离。维克托对勇利说了句“坐稳”,就加速追了上去。

勇利一个没留意差点往后倒,连忙伸手拉住了维克托的衣角。

从勇利的角度,正好能看到牙医先生宽阔的背脊,他小心地把身体往前靠了些,然后再往前靠了些。维克托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样的洗衣剂,上面有种让人放松的味道。像被那味道蛊惑了一般,勇利放任自己的手慢慢环上了维克托的腰,脸上早就红的不成样子。

 

看到大海,最兴奋的是马卡钦,在柔软的沙滩上留下了一连串爪印,看起来特别开心。

维克托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还不忘嘱咐马卡钦不要跑太远。他回头看到勇利在后面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就起身一把把他拉住。

“我可以坐在勇利旁边么?”维克托指了指海滩边的大石头,还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他看到眼前的小男孩又红了脸,然后慢慢地点了点头。

维克托开心的笑道:“太好了,我还以为勇利怕我呢。”

小男孩瞬间像炸了毛的兔子,疯狂的摇头道:“不不不,怎么会!我,我真的特别欣赏维克托先生,真的。”

维克托的表情有点委屈,反问道:“我还是……维克托先生?”

勇利更加手忙脚乱了,看上去完全不知所措,然后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正声道:“维克托!”

“有!”维克托比了个敬礼的手势,然后揉了揉勇利的头。

少年的发丝意外的有些扎手,并不是那种细软的质地。不过维克托很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这大概和勇利的本性更接近一些。

 

温度随着太阳的升起也一点点升高了,海边的风也温暖了些。维克托伸了个懒腰,看着身边男孩抱着膝盖的造型,突然把自己的身体整个靠了上去,没做好准备的勇利一下子就往另一边歪倒,直接摔进了沙滩里。像是恶作剧成功了一样,维克托放声大笑。

但勇利也是有脾气的,推了推眼镜,一把抓起沙子塞进了维克托卫衣的连帽里。

两个人就在沙滩上玩起了你来我往的幼稚游戏,一点都没有作为“大人”的负担感。

 

最后这场沙仗以维克托举手投降告终,勇利颇有气势的摆出了一个V的手势,表情却还是维克托熟悉的略带紧张的脸。

维克托想也没想的就伸手把人拉进怀里,手感和他想的一样温暖而柔软。

“勇利真是太可爱了,怎么办呢……”带着点磁性的嗓音被维克托拖长了的音调,听起来就有了点撒娇的意味。“勇利觉得我是怎么样的人呢?是牙医先生?还是奇怪的外国人邻居?”

怀里的黑发少年被牙医先生好闻的味道住,还在不知所措,根本来不及反应。

“啊,但是这样我就不甘心啦……”维克托捧住勇利的脸,认真的说道:“我不甘心只做勇利的牙医先生,勇利又希望我是怎样的存在呢?”

 

那个男人的眼睛里有另一个世界,勇利想。那个世界神秘而美丽,他禁不住的想要了解更多。

不是朋友,不是邻居家的大人,不是牙医先生。

想要了解更多,想要和维克托更接近,想要知道他的全部,想要像现在这样成为他眼里的唯一。

 

勇利喃喃的开口道:“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因为我……喜欢维克托……”

 

 “好巧啊,我也喜欢勇利呢……”那双比大海还深邃的眼睛里泛出了满足的笑意,“就算我比勇利大很多,勇利也不会嫌弃我么?”

男孩坚定地摇了摇头,“不会。”

“太好了。”维克托露出了一个满足而别有深意的微笑,又把人搂进怀里,手在少年单薄的肩膀上来回抚摸着,“那我就告诉勇利一个秘密,如果勇利不讨厌,那我就再也不会放手了。”

 

一瞬间,勇利被一种浓烈而霸道的味道完全包围了,这味道他很熟悉,但比他熟悉的又要复杂太多。

强大的信息素隔开了风和空气,把两个人包围在一个密闭的专属空间里。在这个只有彼此的世界,维克托的声音如惊雷一般,在勇利的耳边愣生生劈开了一个口子。

他听到维克托问他道:“我是个Alpha,一个有点特别的Alpha,勇利还会喜欢我么?”

 

怎么会呢,勇利想,只要维克托是维克托就足够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喜欢的。

他第一次反手抱住那个银发男人,把自己的头埋进了对方的胸口,任对方的信息素完整的包裹住自己。

 

维克托朗声笑了,收紧了自己的双手,把怀里的人箍的更紧了些。

“既然这样,勇利可就不能后悔了。不过后悔也没用,因为我也不会放开你了。”


TBC

-----------------

小剧场:

维克托:等等我啊~

勇利:来啊~来追我呀~

(少女漫画海边经典奔跑梗,作者脑子有病【哈士奇)

--------------------

真不是少女漫【捂脸

前面暧昧期有点磨磨唧唧,后面大概就要加速了。一边相爱一边互相束缚的剧情我已经要等不及了【摩拳擦掌

评论(36)
热度(410)

© 糯米桂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