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桂花

存点微小的作品。
微博id:什锦春卷

【维勇】住在隔壁的牙医先生 01 (ABO/牙医维X高中生勇)

牙科医生维克托(?)X高中生勇利(17)

一个少年人脸红心跳的青春之旅【哈?】

OOC/私设大量出没

傻白甜文笔扑街

ABO设定瞎来的

可能会有轻微黑化注意

可能有尤里单箭头注意


-------------------

住在隔壁的牙医先生 01


隔壁空了很久的房子最近开始有搬家车进出了,作为一个在长谷津生活了十几年的本地人,勇利多少觉得有些稀奇。在这个全日本人都往首都跑的年代里,居然还有人愿意在他们这样偏僻的乡下地方租公寓住,也是不可思议。

但勇利只是匆匆回头看了眼那幢有些荒的两层小楼,就匆忙跑去学校了,他快迟到了。

 

赶着最后的上课铃冲进了教室,同桌西郡就一脸神秘的凑了过来:“喂!胜生!听说今天有转学生要来哦!”

勇利有些意外道:“诶?我们学校还会有转学生?”

作为受少子化冲击严重的乡下地方,勇利高中的入学人数每年都在减少,前段时间还有传言说可能会和隔壁高中合并云云,这时候还转来的学生,稀奇程度大概只有他家隔壁的新租客能相比了。

西郡伸了个懒腰,整个人摊在座位上道:“啊,如果是个女生就好啦……我们班里女生只有那么几个,翻来覆去都看厌了,想看美少女啊!”

勇利瞥了瞥眼睛,颇为不耐烦道:“你不是和优子在交往么,说这种话小心她生气。”

“不不不!勇利!原谅我!我只是随口说说!”西郡双手合十,一脸郑重的拜托道,“真的,我的挚友!千万千万不要和小优说!”

还没等勇利回答,教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他们现在的担当班主任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说话做事都是慢悠悠的。无视下面那些热切的眼神,班主任推了推眼镜,不紧不慢道:“好了,大家先坐好,今天我们班要转来一个新同学。新同学是外国人,日语可能没大家那么熟练,希望大家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和他好好相……”

班主任还没说完,底下的学生就和炸了锅一样。

“天呐还是外国人!”

“我除了在电视上还没见过外国人呢……”

“到底是男是女啊……班上男生太多了来个女生就好了……”

“老师!快点啊让新同学进来!”

班主任早就习惯了这群没规没矩的少年人,完全不为所动,他保持着平稳的语调继续说道:“新来的同学是个Alpha,刚刚经历了性别分化,希望大家能不要过于排斥他,保持同学友爱。还有,胜生君,可以的话最近一段时间还是稍微吃点调节信息素的药比较好。”

底下本来还嘈杂一片的学生们瞬间安静了,一个Alpha转到他们这种乡下的平民中学来读书,对这群大部分时间都只和beta相处的小少年们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被点名的勇利则心一下子紧了紧,开始在包里翻找起调节剂的药瓶。

他家的父母虽然看似普通,但却是镇上唯一一对AO夫妇,他姐姐是Alpha,而他则是Omega。从小到大,除了家人以外,勇利接触到的都是beta,连镇上的医生都只是按例行公事般的开药给他,却没叮嘱他要怎么吃。

毕竟他们小镇上数得上名字的Alpha,只有他爸,后来多了个他姐,就算是性别分化了没多久,也没人担心过omega身份会给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带来什么不同。

果然,勇利翻了半天,没找到药。他心存侥幸的想:既然大家都不怎么在意,应该也没啥大不了的。

 

但这一天,一阵霸道且颇具攻击性的信息素却立刻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

一个漂亮到雌雄莫辨金发少年一脸不屑的走进了教室,在黑板上随意的写下了一长串英文字母,字体花的飞起,勇利没看懂。然后那少年只是用英语读了一遍他的名字,就不再说话了。勇利从他的发音里,听出了一个大概的名字:尤里·普利赛提,和他的名字有点像。

底下的女生又一次沸腾了,不顾台上少年越来越臭的脸色,纷纷向班主任争取能和新同学成为邻座的机会,这群用蹩脚的英文来证明自己能和新同学好好沟通的姑娘们差点就要把教室掀翻了。

勇利没像其他同学一样看热闹的心情,他只是把身边的窗稍微开大了一些,并在自己的手账上记下了“明天要带药”的提示。可没等勇利把本子收好就觉得胸口更闷了,他只好再起身把窗户尽量的推开,没注意到周围小小的骚动。

“我要坐在这里。”金发少年开口是颇为熟练的日语,虽然还略带些生硬的口音,但总体非常流利。

他毫不客气的指了指西郡的座位,示意对方让开。

西郡虽然看着不靠谱,可大小也是当地出名的运动少年,他瞬间跳了起来,颇为不爽的开口道:“哈?你个Alpha是什么意思,一来就要坐在勇利旁边,你不知道他是Omega么?你比我们这些Beta的鼻子要更灵敏吧,要让也是你让开。”

金发少年没说话,只是皱了皱眉,瞪着勇利看了许久后,拎着包走到了离勇利最远的墙边坐下。

西郡也气哼哼的坐下,给了勇利一个担忧的眼神。勇利对他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大概那孩子也没什么恶意,勇利想。

 

放学回家后,勇利立刻回房间开始翻找那瓶不知道被他丢到哪儿去的信息素调整剂,但哪里都找不到这瓶两三年前开来的药。他只好认命的翻出病历,准备去附近的医院再开一瓶。

就在他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那位常年笑嘻嘻异常好说话的胖医生已经下班了,诊室里只有冷着一张脸的女医生。

勇利在看清对方的瞬间下意识的想逃,但没成功。

他心想:完蛋了,大概又要被念很久。

 

“……所以,勇利在我不在长谷津的时候就这么照顾自己?连调节剂的药都不知道都到哪里去了?”女医生咬牙切齿的把勇利按在诊室的凳子上,“体检呢?多久没体检过了?”

勇利尽量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对方,“我我我……我上了高中以后就……”

“哈?!”带着“奥川 美奈子”名牌的医生终于忍无可忍,一个电话把助手叫了进来,指着勇利道:“看住他,我去把几个诊室的机器打开。还有所有有空的医生都给我叫来,这孩子是个Omega,性别分化才两年多但从没体检过,你把他之前的病例都调出来。”

年轻的男助手点头答应,等美奈子离开,这位长着一张老实脸的助手就用一副无奈而担心的表情开始对着勇利念叨:“你这孩子啊……Omega性别分化的前两年可是最重要的阶段,这时候如果有什么激素不稳定的情况可能对自己和周边人造成不晓得麻烦呢。这点常识都没有,之后可怎么办啊……”

勇利有些无辜的说道:“可……可我们镇上除了我爸和我姐,就没有别的Alpha了……”

“这不是还有美奈子老师么……”

“美奈子老师不是好几年都没回来了么……”

好脾气的助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可这也不是你不来检查的借口。听好了孩子,Omega是最容易受信息素影响的人群,身体的激素分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周边的环境。现在你刚经历性别分化,而且还没被标记,如果突然受到周围信息素的刺激,很可能出现胸闷、头晕,乃至昏迷甚至窒息等情况,所以定时吃药,定期检查非常重要。我知道Omega的记性非常好,所以这话我就说一遍,你千万要记住,好吗?”

勇利疯狂的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绝对不会再犯。

 

这时美奈子也准备好了诊室,凶神恶煞的看着勇利一项项检查做过去,她自己就等在另一边随时看结果。

万幸,除了信息素有些轻微的波动,别的指标都很正常。

美奈子到这里总算松了口气,她看着勇利把调节剂吃完,问道:“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么?刚刚只查了些关键数据,具体的血检和其他检查还要另约时间。”

勇利下意识的摇摇头,但又点了点头,最后小心地开口道:“我……最近……觉得自己牙有点疼。”

看到美奈子瞬间又黑了的脸色 ,勇利连忙解释道:“不不不严重,就是吃甜食和冷饮的时候会觉得酸酸的,可能有点牙齿敏感,没什么别的不舒服,真的!”

美奈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带着勇利往医院旁边的小楼走去,“算了,你还是检查一下吧。正好这次我带来了位不错的牙医过来,让他帮你看一下我也放心。”

看着气氛有点沉闷,勇利努力的找起了话题。

“美奈子老师怎么突然回来了?之前不是在帝大当主任医师么?”

美奈子回头瞪了他一眼:“不是放心不下你们这帮小崽子么。”

勇利缩了缩脖子,决定立刻结束这场对话。

 

长谷津只有一家综合医院,牙医诊室在独立的小楼里,下层是急诊用的,上层就分给了牙科。

地方不大,但是胜在安静,整个楼层上没什么明显的消毒水味道,也听不到牙科医院那种令人害怕的钻头声。

美奈子敲了敲一间诊室的门,对着里面喊道:“维克托,这孩子有点牙疼,就麻烦你稍微看一下了。”

应声出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医生,比勇利高出差不多一个头,背着光,勇利看不清他的脸。

“美奈子你就放心吧。”对方戴着口罩,声音有些闷,但还能听出那种温暖而好听的感觉。

美奈子对男医生比了个交给你的手势,就转身离开了。她刚回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她走之前对勇利做了个凶神恶煞的表情,口型威胁他记得吃药,勇利疯狂的点头,表示自己真的记住了。

那个医生则很有耐心的站在一旁,等着他们眼神交流完毕才开口道:。“好了,进来吧。”

“啊,好的。”勇利赶忙走进诊室,在中间那张牙科椅上坐好。

他已经17岁了,绝对不会再怕牙医了,绝对!

 

维克托拿好新的一次性诊具回到诊室,看到的就是少年一脸英勇就义的模样,不仅表情严肃,还紧张的把手捏成了拳头,好像即将要面对什么可怕的大怪兽一样。

他忍了几下,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没事的,别紧张。”维克托为男孩调整了座椅,拉过了灯臂,“今天我的助理护士已经下班了,没人帮我打下手,也没办法做治疗。我们就检查一下,不怕啊。”

他下意识的用了比往常更轻柔的语调,毕竟当年在儿童牙科轮班的时候,他哄小孩子可以说很有一套。

今天的少年明显比那些连字都不会写的小孩儿懂事的多,他立刻躺正了身体,配合的张开了嘴。如果忽略他红透的耳根,维克托觉得刚才那个如临大敌的少年是他想象出来的。

 

眼前的病例显示这个男孩至少2年没看过牙医了,之前的记录也早就不见了。维克托决定重做一次对方的牙齿基础记录,没有护士帮忙,他只好查半排记录半排。

幸好对方是个爱护牙齿的好孩子,除了一颗臼齿有个小蛀斑,以及非常轻微的结石,别的都很健康。

“明天下课再来次医院吧,我替你把这个小洞补掉,然后下周再洗个牙。”维克托结束检查,脱掉了橡胶手套,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头。

男孩紧张的一直紧闭的眼镜终于睁开了,维克托意外的看到那双那眼睛里有些氤氲的水汽。

维克托第一次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可怕。

 

从治疗椅上起来,黑发的小男孩像兔子一样,拿起病例就逃走了,维克托都没来得及和他说一句再见。

他有些可惜,却又松了口气。刚刚对方身上好闻的味道和日式立领男生校服,让多年不曾接触Omega的他都有些动摇了。认命的掏出抽屉里的备用药,维克托又吃了几颗,顺便还打开了诊室的窗户,让新风吹散诊室里那一点点微弱的Alpha信息素。

毕竟,他是个和蔼又无害的beta牙医啊。

 

勇利在长谷津安静的道路上狂奔,夕阳远远地洒在他身后,根本无法追上。

刚刚在诊室一系列丢人的行为以及他不用自主加快的心跳都让勇利觉得自己格外陌生。他其实一点都不害怕牙医的,但是那个牙医先生一靠近,他还是忍不住的紧张。

不是紧张看诊这件事,而是紧张于这个人本身。

这是他17年人生中,从未有过的体验。

虽然被帽子和口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勇利还是从对方的镜片后面看到了一双漂亮到近乎迷人的眼睛。即便他只看了一眼,那双眼睛的样子却已牢牢印在了他心里。

 

还有牙医先生身上的味道,他第一次闻到这样好闻的味道。

在刚刚检查的时候,勇利一直在控制自己不要做出猛吸鼻子这样的动作。可他还是在医生转过身记录的时候偷偷深呼吸了好几次。

牙医先生身上淡淡的树木香气,带着冰雪般冷冽的清新,充满了勇利整个鼻腔。

他不仅贪恋那股味道,连心跳都控制不住的拼命加速了起来。

原来那些AO小说里的情节并不是骗人的,世界上真的会有那么一个人,只凭一个眼神,一点特殊的味道,就让人无法自拔。

 

一口气冲上河坝边的草坪,勇利丢掉了书包,整个人倒在草地上,把脸深深的埋进了自己的手掌。掌心上都是潮热的手汗,伴着脸上难以消去的热度,让他更害羞了。

好想再见一面啊,勇利想。

他现在只想快点到明天放学,这样他就能名正言顺的去医院,然后光明正大的再见医生一面。

这一次,他一定要多看几眼。

 

“勇利回来啦,今天比平时晚一点呢。”

回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桌上丰盛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品。

“啊!猪排饭!”见到了令人开心的牙医,回家又有最喜欢的食物,勇利觉得今天真是令人开心的一天。早上被Alpha同学逼的差点喘不过气的事情早就被他丢在了脑后,现在勇利满脑子想的都是快点吃好饭,睡一觉,明天就能去医院见牙医先生了。

宽子看到他这副心急火燎的样子不仅有些好笑,“别急着吃,先去洗手,然后帮妈妈一个忙。”她指了指厨房里的荞麦面说道:“今天隔壁邻居来打过招呼了,还送了荞麦面。妈妈也没什么好送的,就准备了些猪排饭和小菜。你等等洗好手,把东西装进盒子里,趁热给人家送过去啊。”

勇利哦了一声,放下了包,把东西按妈妈的要求放好,就又换鞋出门了。早上他还对邻居有些好奇呢,现在他满脑子早就被下午的事情给占据了。

 

隔壁公寓才一天就收拾的很像样了,虽然小院子里还没多少植被,但护栏和楼梯都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一点都看不出之前多年没人住的样子。

楼梯上甚至讲究的铺了地毯,勇利觉得新邻居大概是一户颇会生活的人家。

按了两次门铃,都没反应,这让勇利有些奇怪,他只好提高声音表明自己的来意,但依然没人开门,连应门的声音都没有。

勇利有些心急,想对方大概正巧还没回来,可惜了。但是猪排饭不等人啊!再不吃就要冷了,冷了可就浪费了,那么好吃的猪排饭,与其浪费,不如他带回去一起吃掉。

 

正在勇利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伴随着兴奋的叫声,一只巨大的贵宾犬扑到了他身上,同时传来的还是早上令他近乎窒息的压力感。

金发男孩瞪着眼睛,一脸不耐烦道:“你个猪,在我家门口干嘛?”

“我……”转校生身上的压力还是那么难受,不过勇利吃过药了,感觉没早上那么糟。

金发男孩瞪着他,然后瞪向他手里的大盒子。

“我妈妈给你们的谢礼,趁热吃。”勇利一把把盒子放到对方脚边,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跑去。可他动作太快,还没跑出外面的门就撞上了什么东西。

 

“诶呀,你怎么还是那么不小心……”

勇利抬起头,才发现他撞上的是一个和尤里有些像的外国人。他见过的外国人不多,所以看着都长得差不多。但眼前的人比他曾见过的都要英俊,银色的头发在夕阳下闪着柔和的光。

还有那双眼睛,那种好闻的味道,还有没了口罩后更清晰更好听的声音。

勇利的心跳一下子又快了起来,是的,不会错了,一定是牙医先生。

 

隔壁新来的邻居,是牙医先生和尤里同学?!


TBC

----------------

小剧场

尤里:明明是我先……(瞬间白学【哦不)

勇利:我想起那天下午夕阳下的奔跑 那是我逝去的青春……(拿错剧本)

----------------

忍不住又来开坑啦!

又牙疼了所以先写了牙医先生的故事[捂脸],不会特别长的><

穿着白大褂的精英腹黑维克托和穿着立领校服的勇利,想想口水都要下来了嘿嘿嘿……

评论(42)
热度(586)

© 糯米桂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