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桂花

存点微小的作品。
微博id:什锦春卷

【维勇】风雪旅人与归途之灯(下)全文完

摄影师维克托X温泉旅馆老板(?)勇利

大概是419成真爱的故事【不】

OOC/私设如山


好了我写完了【躺倒】

----------------------------

维克托第二天是在太阳光的刺激下醒来的,前一天他没拉窗帘,结果第二天就出太阳了。

旅馆里也比他想象的要热闹一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走廊上跑来跑去,声音不大,速度去很快的样子。

“维,小维,不要往哪里跑!小维!”好像是老板的声音,虽然喊得是日语,维克托并听不懂,但他判断那个快速奔跑的东西似乎快要到自己房间的门口了。

 

“小维!!!”

伴随着老板的喊声和维克托拉开纸门的动作,一只深棕色的小动物冲了进来,撞在了维克托的小腿上。

“诶呀,是个小可爱呢。”维克托一把抱起围着他不停打转的小泰迪,熟练地撸了撸对方的小脑袋,“是勇利老板的狗么?很可爱哦~”

被询问的人没有反应,维克托就自顾自的玩起了小泰迪的爪子,“诶呀,仔细一看和我家的马卡钦长得很像呢。”他掏出手机,点开马卡钦的照片放在小泰迪眼前,“你看,是不是和你很像?不过马卡钦要大多了,如果是它向你刚才这样撞过来我可能还站不住呢。”

 

沉默了许久的黑发男人终于开口了,“抱歉维克托先生,打扰你休息了,小维他……”

“诶,叫小维吗?”维克托有颠了颠手里的小狗,“没关系,我刚刚也醒了,小维它没有打扰我哟~”

“但……”

“啊,勇利难道是生它的气了吗?”维克托拎起小狗的前爪,做了一个无辜的动作,然后压扁嗓音道:“请原谅我> <”

专注逗小狗玩的维克托没看到,他眼前那个看似不好捉摸的黑发男人在他说完之后,脸悄悄的红了起来。

 

雪停了,又出了太阳,维克托在帮着勇利扫完积雪之后,就拎着相机出发了。

小镇一如昨天的安静,但太阳一出,建筑和植物的颜色就显露了出来。

离旅馆不远处有一座桥,桥下湖面算的上宽阔,湖水自东向西,汇入不远处的大海里。

樱花,温泉,大海,维克托一件件的盘算过去,发现自己比想象的还要幸运一点。

维克托想到这里,拿起了手机,从通讯录里翻出了一个电话。

 

“喂,莉莎么?我是维克托。我现在在日本,想去见见你之前提到的那位作者。”

“诶?等等你怎么突然去日本了!?哦不你等等我给你问问。”电话那头的女声有点慌乱,伴随着一阵狂乱的键盘敲击声,“胜生老师他们学校放假了,他的助理说他回老家了,也没有联系方式。”

“没事,没关系的。抱歉打扰你休息了。”

“记得周末的会议,如果你再不来雅科夫先生大概要……”

“我记得,我会来的。”

日本小镇边的海也和它周围的居民一样,连偶尔打来的浪花都是平和的。

维克托站在海边,看着被自己挂断的手机,心里有点遗憾,又有点庆幸。

遗憾于这次终究是没办法和那位把自己吸引到这座无名小镇的男人见上一面,有庆幸于他发现了让他感兴趣的不是单纯的作品,而是这位神秘而有趣的日本作者。

不过没关系,他们大概还是有缘分的。维克托直觉里认为这里离对方的故乡并没有多远,也许在哪一条不知名的街道上,他们也曾擦身而过过。

下次吧,维克托觉得他们一定会见面的。

 

在外面逛的有些久,维克托到天黑了才回到旅馆。

早上还像上了发条一样到处乱窜的小狗已经安静的趴在他主人的脚边睡着了,小小的像个毛线团。

而黑发男人依旧是一身浴衣,坐在大堂的矮桌边,似乎在看书。

等维克托接近才发现对方看得似乎是一本摄影集,可惜没等看清详细的内容,就被听到自己脚步声而慌乱的合上书的男人打断了视线。

“抱歉……”男人下意识的又道歉了,维克托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对方这样的表情。

“勇利先生总和我道歉呢,明明没做错什么不是吗。”维克托笑着蹲下身,摸了摸地上的毛团子,名叫小维的小狗抖了抖毛,完全没有要醒的征兆,“所以不用道歉,我不喜欢这样。”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起身道:“很晚了,维克托先生吃饭了么?”

“还没。我还惦记着勇利先生的手艺呢。”维克托索性把小狗抱紧了怀里,“很少有这样能令我惊讶的食物了。”

男人似乎不习惯接受这么直白的赞美,神色有些为难。他踟蹰了一下,然后就转身匆匆往厨房走去。

维克托对着那人离开的背影喊道:“勇利和我一起吃饭吗?一个人喝酒很寂寞的啊/(ㄒ♡ㄒ)/~~”

 

晚饭还是这位年轻的温泉老板的手艺,似乎是有预感可能维克托要离开了,晚饭比起昨天的要丰盛的多。维克托看着桌子上各色的器皿,不经有些怀疑对方今天在旅馆里窝了一天是不是就为了准备这顿晚饭。

和昨天临时温好的酒水不同,年轻的温泉老板还拿出了一瓶一看就有些年份的清酒,上面用毛笔写着维克托看不懂的日语。

“维克托先生明天什么时候的飞机?”在维克托对面坐定的黑发男人非常自然的提问道,维克托有点惊讶,他明明是临时决定的回程,对方却似乎比他还早的预感到了这些。

是比他想象的要更为有趣的男人,可惜维克托似乎没有更多时间去深入了解对方了。

“下午的飞机,到时候可能要麻烦勇利先生帮我订辆车了。”维克托接过对方手里的酒瓶,顺势为自己满上,“你知道的,我只会说英语,这里的很多司机都听不懂。”

“那稍微多喝一点也没关系。”黑发男人抿了口酒,似乎是不太习惯酒的口感,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我们这里的清酒,度数还是要比外面的更高一点的。”

维克托反问道:“你是在质疑俄罗斯人的酒量?”

“当然不是。”

“那就是在怀疑我的酒量了。”维克托拿起刚倒满的酒杯一饮而尽,“你可以试试看。”

黑发男人摇了摇头,笑道:“我可不想和俄罗斯人拼酒。”

“为什么不呢?我听说日本人可是很不服输的。”

“明知道会输也要比么?”

维克托晃了晃手里的酒杯,“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呢?”

“那我赢了又能怎么样呢?”

“恩……我答应你一个愿望,你看怎么样?”

 

黑发男人终于笑了,不是这一天多来礼貌而疏远的笑,而是那种带着一点天真的,透明的笑。

“好,那我就试试看。”

 

年轻的温泉老板推荐的清酒并不算柔和,在嘴里还会留下轻微的灼烧感,维克托并没有小看这场比赛的意思。

一瓶将近一升的清酒很快就喝完了,黑发男人又从吧台里找出了一瓶新的。他起身的时候身形已经有点晃动,也有些站不稳。

“小心。”看着对方一个摇晃,维克托一把把人拉住。

“不……不行。”怀里的男人已经摘掉了眼镜,红棕色的眼睛里是维克托在旅馆灯光下清晰地倒影,“我,不想输。”

对上那双眼睛的瞬间,维克托愣住了,刚到嘴边的话也忘记说。一时间谁都没有动,黑发男人就这样靠着维克托的手臂,维克托还能隐约闻到对方身上隐约的一丝香气。大概是熏衣服用的香料,男人身上有一股很淡的木头味道。

维克托能感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他咽了口口水,开口道:“……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恩。”勇利缓慢的点了点头,“那是骗人的。”

男人用手紧紧拉住维克托的衣领,凑近维克托道:“我,一直想和维克托,见一面。”

话题跳的有些快,维克托一时没反应过来。而怀里的黑发男人则调整了一下姿势,似乎是为了靠的不太舒服,他索性伸手抱住了维克托的腰,“我啊,一直想见维克托呢。”

“想见面,想,好好的聊聊天。”

“但好像没机会了。”

“喝酒怎么可能赢呢?”

“不过我现在好像还没醉,维克托,算我赢了吧?”

“我家有樱花,有温泉,夏天的时候一点也不热,一年四季都很舒服。”

“虽然我也不常住,但如果维克托愿意的话,我可以一直一直住在这里。”

黑发男人说着说着就贴在维克托身上,红棕色的眼睛里是清亮的光,和有些朦胧而复杂的情感。

“我,还想再见你一次啊。”

“如果我赢了,那就有机会,再见一次好吗?”

男人有点朦胧的眼神在维克托眼里一点点清晰了起来,那些被眼镜和习惯性维持的冷淡外表所遮盖住的东西,终于一点点浮了上来。

炙热的,强烈的,色彩分明的情感,维克托下意识里觉得那可能是爱。

 

等维克托意识回笼的时候,他已经吻上了对方。

这是一个带着酒气的亲吻,虽然时间不长,但维克托却意外的觉得有点醉人的味道。

黑发男人的嘴唇是柔软的,唇齿间的温度比维克托要高一些,不能说是烫人,但亲吻的感觉带着莫名的温暖。

“你为什么想见我呢?”维克托顺从着对方在自己身上毫无章法的乱摸,轻轻的问道,“所以你早就知道我是谁,对么?”

对方似乎有点嫌他有些啰嗦,没有回答维克托的问题,只是又一次亲了上来。

黑发男人的吻和他四处乱摸的手一样,没什么章法,与其说是吻,更像是小动物在舔着它喜欢的东西,动作直白的近乎本能,以至于中间还不小心磕到了维克托的牙齿。

维克托原本还想着和对方调侃两句,但他很快就发现他笑不出来了。

对方的手在不经意间摸过了他的关键部位,而他也有了反应。

 

“勇利……”维克托调整了下姿势,让对方能好好的趴在自己的身上,不至于一个失神翻下身去,“看着我。”

喝醉的男人很乱来,又意外的很乖。他听到维克托叫自己的名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安静的趴在维克托的胸口,直愣愣的看着对方。

“你知道我是谁么?”

对方认真的点点头道:“是维克托。”

“对,那你呢,你是谁?”

“我是勇利啊。”男人歪了歪头,“勇利,胜生,勇利。”

黑发男人用日语反复说着自己的名字,神情有点孩子气。维克托有一瞬间觉得勇利那一串日语里有一个他曾听过的词语,但因为对方絮絮叨叨的,发音并不清晰,维克托最终也没能抓住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

他只能顺着之前的思路,继续问道:“所以呢,为什么想见我?”

 

黑发男人听完又不说话了,只是直直的看着他。

昏暗的旅馆光线在男人脸上打出一道柔和的光斑,维克托甚至能看到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像小动物一样,柔软细微到不仔细看都不会发现。

其实勇利是很符合他审美的,宝石般的眼睛也好,柔软的黑发也好,疏离的淡漠也好,每一条都恰好符合维克托对于“日式美人”的设想。

可现在,他不仅觉得对方符合他的审美,更发现对方能挑起他的yu望。

看着男人和初见时截然不同的可爱表情,维克托内心居然有了想要弄哭他的想法。

 

正在维克托还在和内心阴暗的想法斗争的时候,趴在他胸口的男人终于开口了。

“喜欢。”勇利道,“我喜欢维克托。”

“是喜欢我的样子么?”维克托拿过勇利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脸旁,“我对自己的脸还是很有自信的。”

“不。”勇利摇了摇头,“维克托·尼基佛罗夫,俄罗斯最好的摄影师,风雪中的伏尔加河,是我最喜欢的作品。”

“是改变了,我人生的作品。”

黑发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天真的像个孩子,眼神里透出的单纯与直白,像一把剑,穿破了维克托三十多年来完美的伪装。

他第一次像这样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但幸好勇利已经醉的不轻了,他说完又趴回了维克托的胸口,手又四处乱摸了起来。

而这次维克托没有再放开他的打算。

 

那个灯光昏暗的夜晚,他们不知道zuo了多少次。最后的最后,维克托身下的男人终于是昏睡了过去,身上满是他们欢ai的痕迹。

勇利睡着的时候很安静,身体会微微蜷曲,修长的脖颈毫无防备的露在外面,衬着他藏青色的浴衣,显得格外的好看。

维克托在对方的脖颈上留下了一个吻,然后吸允着加深,最终成了一个颜色鲜艳的ai痕。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勇利醒来的时候,室外已经天色大亮。

旅馆里唯一的客人似乎早就离开了,还细心的替他锁了大门。

身上除了些微的酸痛,和一种难言的肿胀外,勇利并没感到过多的不适。

大概是有人用毛巾细心擦拭后的结果。

宿醉的后遗症是头疼,勇利挣扎着从榻榻米上爬起来,脑海里拼命的回想昨晚的片段。

可他想不起什么了,除了他们一起喝酒,银发男人温柔的亲吻,和一句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是自己杜撰的“我们会再见面”的以外,勇利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但身上的感受告诉勇利,他们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勇利低下头拉开衣领,果不其然那里有大大小小的暧昧痕迹。

虽然他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男人,但起码也是个成年男性,他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头疼又一次袭来,好不容易坐起来的勇利又一次倒回了地上,而这时他才发现离自己刚才躺着地方旁边,有什么人放了一张照片。

勇利摸索着将照片拿起,才发现照片上的人是自己。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他穿着店里的浴衣,戴着眼镜,好像是在看书。

“真是……不是说好不拍人像的么……”勇利抚摸着照片右下角的摄影师特有的那个签名,也摸到了照片背面那片凹凸不平的痕迹。

 

勇利起身,慢慢走回房间。如果维克托还在,他就会发现自己房间的隔壁,就是这位温泉旅馆小老板的房间。

不大的房间里,所有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贴着大小不一的摄影作品。所有作品的右下角,都有一个银色的签名。

就和勇利现在拿在手里的那张照片上一样,也和两天前入住登记上的那个签名一模一样。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的。

转眼就到了俄罗斯的冬天,圣彼得堡的冬天大部分时间是灰色的,天空少有放晴的时候。

维克托接到好友电话的那天却难得的晴天,他原本计划着出去拍些有意思的街景,结果他难得来圣彼得堡的朋友愣是把他叫去了杂志社。

 

“维克托不是喜欢惊喜么?我这次可是特别给你准备了惊喜呢。”克里斯还是以前的样子,长长的睫毛总是带着暧昧的颜色,“听说你之前还去了趟日本?”

“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来圣彼得堡?每年这时候你不是巴不得在地中海找个地方度假么。”

“因为有想要让你见一面的人啊。”克里斯笑道,“你们的编辑可是硬是托我来当今天的摄影呢。”

“想见的人?你是说……”

“那位日本学者,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克里斯笑的越发灿烂,眼睛里有一种难言的深意,“我们勇利可是难得的日本美人呢。不过维克托那么受欢迎,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得上这种不一样的……”

听到一个模糊而熟悉的名字,维克托没等好友说完就打断追问道:“等等,你说谁?”

克里斯没有再接话,只是笑着推开了摄影棚的门。

 

门后的摄影棚里,黑发男人坐在白色的背景墙前的椅子上,没有带眼镜,头发比当初维克托见他的时候要长上一点。他正安静的看着神情激动的女编辑,脸上还是那副温柔的微笑,礼貌里带着一丝疏离。

看到他们进来,黑发男人也愣了一下,随后笑容慢慢淡了下去。

维克托在男人近乎没有表情的脸上,读出了一丝忐忑。

 

“维克托你终于来了。”名叫莉莎的女编辑笑着把他拉进摄影棚,“你不是一直想见的么?我们杂志社最受欢迎的外国作者,日本京都大学文化研究方向的教授,胜生勇利老师。他这次正好来俄罗斯参加学术会议,我可是拜托了好久才让他抽出时间过来做采访的,你不是一直……”

维克托没有继续听莉莎后面说了什么,他只是径直的走向坐在影棚中央的男人,熟稔的解开了他的领带。

“这领带谁帮你挑的?”

黑发男人愣了一下,“我自己挑的。”

“换了吧,不好看。”维克托解下了勇利的领带,从影棚的衣架上取了一条其他颜色的,自觉自动的替对方系上,好像这本就是他应该做的一样,“勇利穿西服也很好看,不过下次还是穿我选的吧。”

黑发男人没有接话,只是呆愣愣的看着他,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着点了点头。

 

“克里斯,今天你大概要回去了。”维克托从包里取出相机,在周围人难以置信的眼神里,自顾自的调试起了镜头,“今天的人物采访我来拍了。”

从维克托开始帮勇利换领带时就一言不发的女编辑愣在原地,半天才憋了一句,“维克托你拍过……”

“我拍过。”维克托笑了笑,“人像我还是拍过的,而且对象如果是勇利老师的话,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勇利老师四个字,维克托还故意加重了发音。

女编辑没有说话,她已经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维克托试了下光,然后又走向了勇利,对方的头发稍微有些乱,从他的角度拍出去有些不太好看。

维克托很自然的替对方整理好了发型,末了凑到对方耳边轻声问道:“结束了可以喝一杯么?”

黑发男人又笑了,是维克托最喜欢的那种带着天真的笑,“你还敢约我一起喝酒?”

“是啊。”维克托低下头,在周围人看不到的视觉死角里,从勇利的唇边偷了一个吻,“不仅想约你喝酒,我还有个更离谱的不情之请呢。”

 

维克托近年来唯一拍过的人像照片,正静静的躺在眼前男人的家里,照片的背后有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和他在俄罗斯的住址。

他在相片背后留言道,“如果有缘能再见,我有一件事想亲口和你说。”

 

闻言,勇利又笑了,“可你不还欠我一件想要亲口说的事么?”

“我下面就想说这件事。”维克托笑着托起勇利的右手,在对方的无名指上落下一个吻。

“胜生勇利先生,能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吗?” 


FIN

---------------

写完啦!这短篇我磨磨唧唧居然写了1W多字也是疯了啊哈哈哈哈哈

另这章有【哔——】的内容,但我胆小,外链就不放了,到时候完整版会在WB发的。

WB id:什锦春卷

还有我在想如果胜生老师当众拒绝了会怎么样啊哈哈哈哈哈【不【开玩笑不会的

评论(26)
热度(406)

© 糯米桂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