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桂花

存点微小的作品。
微博id:什锦春卷

【维勇】风雪旅人与归途之灯(上)

摄影师维克托X温泉旅馆老板(?)勇利

大概是419成真爱的故事【不】

OOC/私设如山

短篇,上下两章,本周内完结


----------------------------------

维克托身边的人已经睡熟了,昏黄的灯光在对方的五官上落下了些不分明的阴影,可维克托依然能从阴影里看出了些许温柔的颜色。

他们明明只是刚遇见的陌生人,也许明天就要彻底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但对方当对方抱着他,喊他名字的时候,维克托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熟悉。

那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能随着对方的眼神,穿透他的灵魂。

也许他们真的有缘也说不定。

可维克托本不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



风雪旅人与归途之灯



“下雪了啊,这个季节居然会下雪,真的很少见啊。”

出租司机讲着维克托听不懂的日语,艰难的在风雪里行驶着。已经是四月了,日本靠南的九州地方居然难得的开始下大雪,大概是谁都没想到的情况。

路边的樱花刚开,粉色的花瓣和白色的大雪混在一起,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奇景了。

维克托的相机从坐上车起就一直拿在手里,可惜这附近难得有可以停车的地方,日本司机的英语水平也颇为有限,在找到落脚点之前,他大概都没办法拍到什么东西了。

 

雪越下越大,司机也越开越慢,维克托的视野范围也开始缩小,窗外已经看不到太多的风景了。

“啊,先生,您要去的地方大概是开不了了,我送你去前面镇上的旅馆吧。”打破沉默的还是话唠的司机,一连串的日语听得维克托头晕脑胀。司机先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后排男人银色的头发和迷茫的眼神,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车上坐的是个外国客人。

“Hotel,OK?”司机奋力的想办法回忆起高中后就没在接触过得英语,尽力的想去表达自己的意思,没办法,佐贺县毕竟是个远离首都的乡下地方,没人要求乡下地方的司机也要会英语啊。

“So you will send me to the hotel?”维克托从司机挣扎的英语单词里抓到了一两个关键词,可太快的语速打击着前排中年男人脆弱的英语听力,对方并没有听懂。

“Hotel,have…那个,おんせん”司机努力的重复着几个关键词,维克托又抓到了一个关键词,他知道这个发音,是温泉的意思。

“WOO~ONSEN。OK”他向着后视镜比了个OK的手势,前排憋得一头汗的司机终于如获大赦,猛地踩了一脚油门。

 

司机把维克托送到了一个小镇上,但雪太大了,路上已经越发的不好开车。他把维克托放在了一个还未积满雪的路口,并向他比了比手势,不断的重复着“Hotel”“おんせん”等关键词,维克托才终于在视线的尽头,找到了那家旅馆。

旅馆看上去有点年头了,纯日式的设计,和维克托想象中“hotel”完全不同的样子,难怪他刚刚在路口看了半天都没找到。

日式的木门背后亮着昏黄的灯光,门口挂着的红色灯笼也亮了,维克托仿佛能从那光影里就感觉到温暖的味道。

 

“Hello?”

维克托推开门,屋内的暖气扑面而来,玄关处摆放着若干个可爱的装饰,和外面一样,都非常的“Japanese style”。

“来了!”

从走廊上穿来略带慌张的脚步声,和方才温暖安静的环境一样,让维克托感到安心。

 

维克托转头,在灯光下看到一个穿着和服的男人。

黑色的短发,戴着有框的眼镜,身高大概比维克托要矮小半个头。

如果不是走的有点慌张,脸上惊讶的神情还没有褪去,维克托猜测他平时大概是个很安静的人。

 

在看清维克托的脸后,来人更惊讶了,随即开口问道:“Foreigner?”

“Yeh.”

“Don't worry,I can speak English.”

在经历了大半天僵硬的对话后,维克托终于找到了个能和他流利沟通的日本人,这大概是今天最大的惊喜了。

 

“先生可以先把行李放在这里,我稍后帮你放到房间里。”黑发的日本男人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块毛巾,还带着热气,“先把身上的雪擦一下吧,这个天感冒了就麻烦了。”

“谢谢。”维克托接过毛巾,“不过没关系,我是俄罗斯人,下雪天实在是台正常了。”

“日本的春天很少会下雪,尤其是这里。”黑发男人笑着把维克托引进屋内,“您方便出示一下证件么?我帮您办个入住。”

“当然可以。”维克托一边掏出自己的护照,一边打量着屋内的摆设。有些年头的木结构建筑里搭配着传统的日式矮桌和软垫,比维克托想象的要更“Japanese”一点。

光顾着打量房间的男人也忽视了黑发男人在看到他护照名字时,脸上闪过的那个难以置信的神情。


“好了,维克托先生。”男人把护照交还给了维克托,“我带你去房间吧。”

“可以,有地方住就好了。”维克托笑道,“对了店长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总不能叫你店长先生吧?”

“勇利,你,叫我勇利就好了。”勇利没有回头,维克托没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哇哦——我有个师弟也叫Yuri呢。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维克托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丝毫没有乘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的疲惫感。

 

黑发男人没有接话,只是拉开了手边的一道门,“最近也没什么客人,维克托先生不介意的话,就先住这里吧。这是我们温泉旅馆里最大的房间了。”

榻榻米的房间看着有些空旷,除了靠窗口边的坐垫和矮桌,没什么太多的东西了。

“我稍后会把被子之类的铺好,维克托先生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把随身物品放在这里。”勇利从壁柜里拿出一套墨绿色的浴衣,“现在还在下雪,维克托先生可以先用室内的温泉。但别泡太久,容易头晕。”

“OK。”维克托放下身上的双肩包,指指自己的相机,“不过我现在可能先要出去一下。”

“您现在要出门拍照?”

“对。”维克托调整下来手里的机器,“这么好的风景,错过了就可惜了。”

 

刚刚一路走来的时候,路过了很多很有意思的地方,种满樱花树的街道,传统的日式矮房,远处隐约能看到的奇怪的日本建筑和更远处的大桥,在这场难得的春日雪景里都显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还没等维克托走出旅馆多远,就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先生!维克托先生!维克托!”是勇利,维克托回过头发现对方穿着方才的和服就匆匆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长柄伞。

“你刚刚把折叠伞放在玄关了。”对方边说边打开了手里的伞,“天气不好,拍完还是早点回旅馆吧。”

维克托看着眼前的男人,略带遗憾的开口道:“我以为你会拿那种,嗯,日本式的伞出来呢。”

“您是说纸伞么?除了拍照现在可能没人会用了。”勇利把伞撑过维克托的头顶,对方比他要高,他撑着有一点费劲。

维克托本想空出手去接,但他的相机似乎没给他那个机会。空不出手的维克托略带歉意的对黑发男人道:“那可能要麻烦老板帮我撑个伞了,我就拍几张,很快就好。”

 

虽然说说是很快,可维克托一认真工作就会忘了时间。

日本的雪和俄罗斯的比起来还是要温柔一些,没有可怕的风声,没有夹杂着细冰的坚硬的雪粒。它们只是很柔软的落在地上,没有多少声响。

一如一路上给他默默撑着伞的男人。

等维克托反应过来的时候,温泉老板手里的伞上也已经积上了一层白色的雪。

“啊,抱歉,我一工作起来就……”

“没事,不用说抱歉。”对方笑着打断他的话,“维克托先生是客人,我们这里难得有外面来的客人的。我也没什么其他能帮忙的地方了。”

黑发男人的笑意很淡,和维克托经常见到的笑容不同,带着礼貌的距离感。

这大概就是日本人的沟通方式吧,维克托想。

 

雪越下越大,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除了路旁隐约的灯光,周围基本看不到其他任何光线了。维克托收了相机,很自然的接过了勇利手里的伞。“抱歉,让你举了那么久。”

黑发男人摇摇头,表示不用在意。天色太暗了,男人脸上的表情也模糊了起来,维克托甚至隐约觉得对方笑了,还是很开心的那种。

 

一片漆黑的街道上,温泉旅馆的灯在这时候反而显眼了起来,就像是落在地上的星星。

旅馆门口的雪已经积了起来,勇利小声叹息道,“明天又要早起扫雪了。”

说的是日语,维克托没听懂,好奇的问道,“老板在说什么?”

“说又要扫雪了,今天其实下午也扫过,但没想到雪那么大。”黑发男人的声音不大,音色也很好听,“虽然没什么顾客,但我们好歹也是做生意的人家啊,雪积的太厚,周围想来泡澡的老顾客都走不过来了。”

这大概是维克托听到男人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了,眼前的男人看着年龄不大,却意外的寡言。

“勇利在温泉旅馆做了很久么?是很善良的老板呢。”

“不,事实上只有家里人有事的时候我才会偶尔过来帮忙。”

勇利打开了旅馆的门,又接过维克托的伞,“快进去吧,出来前我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维克托先生换个衣服就可以下来吃。”

 

晚饭是日式炖锅,维克托看着眼前的大锅,和自己孤零零的一双碗筷,疑惑道:“勇利先生不一起吃么?”

勇利摇摇头,“你是客人。”

“可一个人吃饭很寂寞啊。老板不陪我聊聊天么?”

勇利从一旁的矮柜上取来电视遥控器放在维克托手边,“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忙。”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维克托叹了口气。

旅店老板是个贴心的人,维克托没提过,但对方已经提前替他温好了酒。甚至怕他用不惯筷子,还额外在一旁放了刀叉。

但又意外的难接近。

 

不过没关系,维克托想,在雪停之前,他还有很多时间。

 

维克托拿过手机,屏保是他和家里大狗的合照,划开屏幕,熟练地翻出一篇文章。

是一位日本学者写的英文报道,登载在维克托一直供稿的一本杂志上。

这是维克托近来最喜欢的一位作者,也是吸引他来日本的最大原因。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著名摄影师,擅长风光摄影,曾举办过多次摄影个展,目前为多家知名媒体供稿。

其实之前带他入行的师傅也曾和他提议接一些人物拍摄的工作,这类工作毕竟需求量更大,报酬很可观,但维克托都拒绝了。

他做摄影师本来就是出于兴趣,而他对“人”的趣味度又低,不擅长也不愿意去揣摩他人的情绪,更别说把这些人物情绪通过镜头展现出来了。

有意思的人太少了,比起有趣的风景来说。之前维克托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

 

直到他看到那个人的文章。

之前他供稿的一本杂志的编辑给了他一个新的策划案,问他是不是愿意和其他国家的学者合作,做一个新的专栏。

维克托当时并不感兴趣,毕竟他师傅评价他基本不具备和他人合作的“协调性”。

但架不住那位编辑小姐的死缠烂打,维克托还是收下了那位学者的作品集。


结果标题就引起了维克托的兴趣,那本看着装帧颇为正经的作品名字居然叫“如果不以人的视角站在这里看世界”,里面的内容也大多是从非人类生物的视角对世界进行剖析。写作用的是英语,而作者本人是日本人,整本书和维克托往常观念里刻板而神秘的日本文化完全不同,也和之前编辑小姐描述的“认真、博学、谦逊、好沟通”的作者形象完全不同。

“K先生真的是非常优秀的文化研究学者,对俄罗斯文化也很有研究,我觉得他的思路和维克托先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说不定能做出让人很惊喜的作品!”

那天编辑小姐神色激动的安利里,不知道为何维克托记住了这句话。

大概是那个“做出令人惊讶的作品”打动了他吧,维克托想。

 

维克托虽然没有答应编辑小姐的提议,但他没过几天就买一张机票飞往日本佐贺的机票。

那位名字很长维克托也读不来的K学者在书里是这样说的:不管是否作为人,世界上总会有一个让生物确认自己来自哪里的地方。

K先生笔下的故乡是一个看上去一无是处,但每个细节都很动人的地方。

温泉,樱花,大海,平淡无奇却又让人能强烈的找到自己“活着”的认知的地方。

维克托在读到这里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过了想去亲眼见证一下的想法。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转了两次机,站在佐贺机场的大厅里,朝一群英语不过关的司机大叔连蒙带猜的比划着问路了。

维克托这也才知道,K先生提到的佐贺地理范围颇大,而作者所在的H开头的地方,不仅地图上没找到,也没有司机知道要怎么去。

所以维克托只好让司机随便开,心里想着就把这临时起意的旅行,当做一次探险罢了。


放弃所有计划,忘掉地图和路线,他说不定,还能见到他。

如果K先生笔下的故乡真的是乌托邦的话。


TBC

---------------------

之前 @姜好时雜貨鋪 说想看的故事,脑补了很久,结果越想越写不完,最后不仅被我乱改大纲还拖成了慢吞吞的文艺片【哭泣】

写了那么多还没写到419,这大概是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拖延症晚期了。

中间没特别标明的地方他们都是英语交流的,总觉得周围人听不懂,只有对方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感觉,有点可爱啊><

评论(16)
热度(358)

© 糯米桂花 | Powered by LOFTER